<
  • “西班牙油画家中国印象回顾展”在马德里开幕 2019-04-15
  • “上党红色国际马拉松赛”将在长治县举办 2019-04-11
  • 请问,现在的俄罗斯,乌克兰,有阶级吗? 2019-03-10
  • 愿赌服输!炒股赚了没见你们给大家分点? 2019-02-22
  • “金特会”为何选址新加坡 2019-02-22
  • 长租公寓产品趋于多元化 2019-02-20
  • 创多项记录 2017中国私募基金峰会缔造行业顶级峰会 2019-02-20
  • 23年前的今天,武汉长江二桥建成通车 江城从此告别三镇交通一线牵 2018-11-21
  • 王哲林:经历太多男篮耻辱时刻 亚运全力拼不留遗憾 2018-11-21
  • 【我是援藏教师】这一次,带上女儿去支教 2018-11-20
  • 走近土掌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8-11-20
  • 您访问的页面找不回来了 2018-11-19
  • 济宁曲阜机场迁建预计在2022年左右完成 2018-11-19
  •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 第八十二章 本性

     热门推荐:
        阴沉的惨淡光芒笼罩着一座高山,山顶是鬼魅般的奇异,鬼怪的身影与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让人可以听到来自异界的幻觉。

        一个金色的身影站立在那里,和这股环境相斥,她的身上蕴含着难以想象的光明之力,让周围的黑暗都不敢靠过来,她身旁靠着树坐着一个男子,男子全身没有一点力量,他的身体也从腰部以下失去了知觉,靠意识感知着周围的一切。

        “在这里等等吧!”欧若拉开口道:“不出意外就是约好在这里会面的!”

        “没问题!”查尔斯点了点头“欧若拉阁下,感谢你的相助,但是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你问我为什么帮助魔界吗?”欧若拉面露苦涩道:“我来这里不是神界的命令,是我擅自来到魔界的,自然违反了规定,我来这里只是想救一个人,说是救一个人呢,但也许是想终结那个人呢,但是我却不知道我能不能下的去手!”

        查尔斯一愣,难以置信的盯着欧若拉数秒钟后回答“是……这样的吗?”

        “很难以想象吧!”欧若拉自责道:“我就是当年魔王撒旦的母亲,他带给魔界如此深重的灾难,这全都是我的责任,我会去赎罪的,我…”

        “这不是你的错,你不必承担责任,魔界没人会对什么都没有做还帮助过他们的人追究责任!”

        查尔斯长叹了一口气“虽然我听说过人神之恋,但是没想到神界会做出这样的手段,如果当年你能够待在他身边,或许就没有撒旦了吧!”

        如果欧若拉当年待在了路西菲尔的身边,路西菲尔便不会离开那个家,充分的沾染上人性的黑暗面,便不会觉醒为撒旦了吧,那么,这是神的错,还是人的错?

        欧若拉点了点头“当年我没有做到的事情,现在我必须做出补偿,不能让撒旦再这样下去了,我会亲手终结掉他!”

        这句话欧若拉说的很艰难,也很痛苦,他终究是路西菲尔(撒旦)的母亲,一个没有停留在路西菲尔记忆里的母亲,没有给她爱,也没有陪在他身边,一个不称职的母亲。

        这时候,不远处飞来了三个身影,毅然是霍寇,艾瑞克和尤莱亚。

        “诺娅没有来?!”欧若拉惊讶着,然后走到三人面前去。

        艾瑞克一愣“你是……”

        “欧若拉大人?!”尤莱亚脱口而出。

        “尤莱亚?”欧若拉震惊的看着尤莱亚“你为什么会在魔界,私自跑过来找诺娅的吗,天哪,算了,其实我也没资格说你,我也一样是自己过来的!”

        “欧若拉阁下,你就是诺娅让我们去找的人吗?”

        “你们要找的不是我!”欧若拉把身影侧开,指向查尔斯“而是你们的魔界王查尔斯!”

        “查尔斯……大人?!”

        霍寇和艾瑞克一脸震惊,目光投射过去,急忙走上去去,然后一脚恭敬的单膝跪在他的面前。

        “您原来没事!”

        “我没事,都快起来吧!”查尔斯笑着打量着他们两人“你是艾瑞克王子,还有霍寇,都是迦楼罗领域的,没想到都长这么大了,不错不错,是相当优秀的魔族?。?!”

        艾瑞克紧咬着牙,一脸愤怒道:“查尔斯大人,您的身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是魔王撒旦做的吗?!”

        查尔斯咬着牙微微点了头“都是我一时糊涂,如果我早点看出撒旦的野心,就不会造成现在的后果了,我被撒旦用诡计偷袭后,一直被关了起来,唉,先不说这些,近来魔界的状况到底如何?”

        “这个……”霍寇咬了咬牙,脸色苍白道:“不瞒您说,魔界王大人,如今魔界七大领域,而魔王撒旦妄图强行统治魔界,摧毁其他六大领域,如今除迦楼罗领域外,已经全部沦陷,而剩余的魔王仅剩下迦楼罗王和夜叉王!”

        “什么?!”查尔斯惊呼一声“该死!不能再待在这里了,既然我回来了,就不能让撒旦再这么为所欲为下去,带我去迦楼罗领域!”

        “是??!”两人急忙点头。

        “请等一下!”欧若拉这时候大喊道:“只有你们在这里,诺娅他人呢?”

        “诺娅她……”尤莱亚的表情有点难看“她被撒旦抓走了?”

        “什么?”欧若拉脸色一变“你们那里发生了什么?”

        “还是我来说吧!”霍寇走上前来“我们刚从修罗领域出来,在那里我们见到了魔王撒旦,诺娅自愿被撒旦带走了!”

        “带走?”欧若拉咬了咬牙,然后说道:“我要去找她!”

        尤莱亚听完,豁然一惊“我也去!”

        “等一下!”查尔斯开口道:“这个诺娅帮了我们魔界很大的忙,但是这件事并不简单,还是需要从长计议!”

        “从长计议?”欧若拉冷笑起来“对不起,我不是魔界的人,诺娅也不是,我们神界的人自然不需要魔界操这么多的心!”

        “关于这个你不用担心!”霍寇突然笑道:“我想她不会有事的,顶多就是陪撒旦说几句话,用不了多久便会全身而退!”

        艾瑞克一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猜的!”

        欧若拉咬了咬嘴唇“那你们走吧,而且我的任务也已经做到了,但是我不会和魔合作的!”

        接着转头向尤莱亚“尤莱亚,你要跟着他们随你便,但是要提醒你一件事,等回到神域,不管是你还是我,私自来魔界的这条罪是没办法轻易抹消掉,准备好回去接受惩罚吧!”

        尤莱亚淡淡的沉默了下去。

        艾瑞克不屑的啧了一声。

        “神界……就是麻烦??!”

        …………

        “不能让我成为魔神?”撒旦愣了愣,声音立刻冷了下来。

        “听了你的故事,但依然不能改变我的想法”诺娅叹了口气,然后目光冰冷的盯着撒旦,大叫起来“魔王撒旦,你口口声声说你变成现在这幅模样的原因,但是这到底是谁的错?是人的错?还是神的错?不,归根究底,这是你自己一个人的错??!”

        “我自己的?”撒旦一愣。

        “你拥有选择的权利!”诺娅咬着牙道:“既然不是人类,那为什么要像人类一样的生活,既然你想学人类,那就该像个人类那样抛弃一切,但是你却没有,你以为被别人背叛就想要怨天尤人了吗?你以为你耐心接受就会得到一切?撒旦,你的愤怒,你的憎恨,你的绝望,在我看来都是自作自受,这都是你自己造成的??!”

        “闭嘴?。?!”

        “说到痛心处了吗?”诺娅嘲讽的冷笑起来:“魔王撒旦,那是你自己的想法,那是你自己希望的,你自己甘愿被欺骗,你也甘愿承受你所负担的一切,这都是你自作自受!因为这就是你,撒旦??!这就是你的本性!”

        “我的本性?!”撒旦的面容狰狞而扭曲。

        “你甘愿接受这一切,你看着将要发生的一切却不做出任何改变,但是你却将一切的灾祸归咎于别人,呐?”诺娅面目狰狞的大叫着“而造成那个状况的人究竟是谁啊,是你自己!你毁灭的是你自己!还有,你说你无法满足?”

        诺娅吸了口气,蔑视的冷笑起来“可笑,真是肤浅??!近在眼前却看不到的东西,说明这就是你的本性啊,都是你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你自私自利,你一开始就没有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你会毁灭一切的!撒旦,你原本就是个彻彻底底的恶魔!”

        “是吗?恶魔?我是恶魔!我是恶魔啊啊?。?!哈哈哈哈……”撒旦疯狂的大笑着,他的脸上也慢慢浮现出嗜血的笑容“那么我也突然改变注意了,我要杀了你!”

        “那我也会保持我的意见,不能让你成为魔神!”

        “你要阻止我吗?”撒旦不屑的冷笑“凭你的实力根本无法伤到我,不,你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是的!”诺娅抖动着束缚着她双手的锁链,一脸轻笑“所以这件事以后再说!”

        说完转过身,便朝着一个地方逃去。

        “居然背对着我?!”撒旦冰冷道:“你以为你可以从我眼前逃走吗?做梦?。?!”

        说着,撒旦突然向诺娅发动攻击,强大的黑暗魔力化作一道极为恐怖的暗黑冲击波朝诺娅席卷而去。

        冷哼一声,这时候诺娅猛然转过身来,双手抬起应对,撒旦的攻击顿时将诺娅手上的锁链拉断了,诺娅顿时恢复了自由。

        “什么?”撒旦大吃一惊。

        “像这样?!”诺娅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埃,正视着撒旦。

        撒旦咬了咬牙,脸色无比阴沉“其实我还是觉得你逃走更聪明一点,你居然还敢面对我,难道你真的以为你一个人能打倒我吗?”

        “我不认为我能够打倒你!”诺娅咬着牙,冷冷道:“所以我会把你给杀了!”

        “杀了我?!”撒旦脸色一变,突兀露出十分好笑的笑容“你在和我开玩笑吗,你现在的实力最多和亚魔打成平手,亚魔,上!”

        说完,亚魔咆哮了一声,然后飞快的冲到诺娅的面前,一拳轰了过来,诺娅急忙伸出手接住亚魔的拳头。

        “你不亲自上吗?这不就和之前一样了吗?”

        “一样?”

        “不过无所谓!”诺娅冷笑着向后退了一段距离道:“反正早晚也得处理,我不在乎!”

        撒旦怔怔的看着诺娅,显得有些不可思议,到底是什么能让诺娅充满了这样的自信,就仿佛永远不会失败似的,她的力量并没有很强,但是错觉仍然让撒旦闪过一丝力不从心的感觉。

        “亚魔,杀了她!”撒旦咬了咬牙,向亚魔下达了这个命令,接着,亚魔剧烈的咆哮了起来,一股黑色的飓风从亚魔的身上掀起,形成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激荡,那锋利的龙尾,那尖锐的獠牙,那漆黑的鳞片,无不彰显着龙之力的强大。

        “龙之力?”诺娅皱着眉头“是伪龙之力吧?真正的龙之力可不止现在这种程度!”

        “但是你能战胜她吗?”

        “真空破!”诺娅面无表情,单手聚集神力形成一道龙卷,接着变得凝实后化作一道直线型的锐利光束,从手中冲出,划破空气后射向亚魔。

        如同钢铁的碰撞声,龙的鳞片顿时将诺娅的攻击弹出体外,然后肆虐的风压将四周的所有物品都碾压成了碎末,这时亚魔飞快的冲向诺娅,腿上缠绕着如风暴般旋转的黑暗流星,自上而下,撕裂了空气,如坠落的雷电般,向着诺娅轰击而去。

        龙鳞的强化使得亚魔的攻击力加倍了,诺娅没有选择硬接,而是急忙退开,她的攻击狠狠地击中了地面,在地上炸开了一个数十米的巨坑,整个地面布满了如同蜘蛛网般密布的裂痕,但是诺娅却已经不知所踪。

        “苍龙破”

        天空中,一道飞龙显得极为刺眼,白色的光芒仿佛照亮了所有的一切,一条巨大的苍龙猛然席卷了过去。

        轰,一声巨响,大地发出一声哀鸣,便直接坍塌,激起了一片烟尘,烟雾散开后,只见巨大的凹坑里,亚魔完整的站在那里,并没有受什么伤。

        “鳞片真硬!”

        撒旦啧啧道“还真是让我失望!”

        砰,再一次碰撞,诺娅直接被后坐力给推向后滑行了十几米之远,诺娅半跪在地面上,突然冷笑了一声,正当亚魔准备再次向诺娅发动攻击的时候,突然被一个身影给击飞了出去。

        撒旦脸色顿时变了。

        诺娅冷笑起来:

        “我可没说过,我是一个人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 “西班牙油画家中国印象回顾展”在马德里开幕 2019-04-15
  • “上党红色国际马拉松赛”将在长治县举办 2019-04-11
  • 请问,现在的俄罗斯,乌克兰,有阶级吗? 2019-03-10
  • 愿赌服输!炒股赚了没见你们给大家分点? 2019-02-22
  • “金特会”为何选址新加坡 2019-02-22
  • 长租公寓产品趋于多元化 2019-02-20
  • 创多项记录 2017中国私募基金峰会缔造行业顶级峰会 2019-02-20
  • 23年前的今天,武汉长江二桥建成通车 江城从此告别三镇交通一线牵 2018-11-21
  • 王哲林:经历太多男篮耻辱时刻 亚运全力拼不留遗憾 2018-11-21
  • 【我是援藏教师】这一次,带上女儿去支教 2018-11-20
  • 走近土掌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8-11-20
  • 您访问的页面找不回来了 2018-11-19
  • 济宁曲阜机场迁建预计在2022年左右完成 2018-11-19
  • 彩票大乐透计算公式 海南环岛赛彩票开奖查询 现场报码聊天室 新疆时时彩开奖上银狐网 秒速时时彩预测 体育七星彩开奖结果 官方时时彩软件下载 双色球开奖结果走势图 pk10怎么玩不输 北京快中彩开奖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作弊软件 澳洲幸运8定位走势 重庆时时彩系统乱了吗 极速时时彩在线预测 360彩票网老时时彩 查福彩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