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班牙油画家中国印象回顾展”在马德里开幕 2019-04-15
  • “上党红色国际马拉松赛”将在长治县举办 2019-04-11
  • 请问,现在的俄罗斯,乌克兰,有阶级吗? 2019-03-10
  • 愿赌服输!炒股赚了没见你们给大家分点? 2019-02-22
  • “金特会”为何选址新加坡 2019-02-22
  • 长租公寓产品趋于多元化 2019-02-20
  • 创多项记录 2017中国私募基金峰会缔造行业顶级峰会 2019-02-20
  • 23年前的今天,武汉长江二桥建成通车 江城从此告别三镇交通一线牵 2018-11-21
  • 王哲林:经历太多男篮耻辱时刻 亚运全力拼不留遗憾 2018-11-21
  • 【我是援藏教师】这一次,带上女儿去支教 2018-11-20
  • 走近土掌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8-11-20
  • 您访问的页面找不回来了 2018-11-19
  • 济宁曲阜机场迁建预计在2022年左右完成 2018-11-19
  • 贵州11选5基本走势图 > 玄幻小说 > 重生嫡女不好惹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大婚 结局下

    贵州11选五开奖遗漏: 第二百一十四章 大婚 结局下

     热门推荐:
        按捺下自己的激动心情,任由喜娘扶着自己一步步的走到正中间的上位,蒋氏早已经先上官凝一步落座在了主位上。

        上官锦卸甲归田之后,整个人的状态也跟着放松下来,以前满身的肃杀之气渐渐的平和下来,与蒋氏的关系也逐渐的缓和起来,上官凝看在眼里,庆幸自己最终所做的选择。

        此时的上官锦,一身团云纹的紫红色夹棉长袍,袖口收紧,束着一根灯笼绳的福寿珠,领口一颗黑色的石榴扣,如今升级做了岳父,上官锦看起来也是满面喜色。

        九死一生之后,上官锦对于昨日之事已经看的极淡,如今看着自己唯一的嫡女一身大红的嫁衣站在自己的面前,他竟然依稀想起了这个孩子刚刚落生时的样子,娇小的像猫儿一样。

        “新娘敬离门茶!”

        赵权的声音又起,有些微微的尖细,但却仍旧让上官凝眼眶有些发红。

        喜娘将装的八分满的茶杯递到了上官凝的手里,又扶着上官凝的手臂,径直走到了上官锦和蒋氏的面前。

        上官锦接过茶杯,心中百般滋味,从凝儿出生一直到她出嫁,做为父亲,他没有尽到一日为父的责任,最后惹出的滔天大祸竟然还要靠着女儿女婿的救护才侥幸活命。

        茶杯中的热茶氤氲着飘散出热气,上官锦竟然觉得鼻子发酸,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这个女儿。

        上官锦微微仰着头,做为戎马半生的将军,他一时也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眼中那陌生的酸涩之感,不过,他还是亲手将早已准备好的礼物交给了上官凝。

        上官凝接过硕大的红色喜封,手尖的触感让她微微皱起了眉头,不过此时实在容不得她多想,将喜封交给了喜娘后便接过茶杯又站到了蒋氏的面前。

        蒋氏之前在凝雨阁里就已经眼眶泛红,虽然竭力忍着,但是此时见到女儿立在自己的身前敬茶,心中的离愁还是一**的泛上来,眼看着就要控制不住掉下眼泪。

        “咳咳咳!”

        蒋老夫人坐在下首的座位上,故意大声的咳嗽了两声,蒋氏这才如梦方醒,赶紧平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真是的,今儿是女儿大喜的日子,而且嫁的还是千里挑一的良婿,自己该高兴才是。

        “凝儿,今日你就要嫁到晟炀王府,娘亲希望你能孝顺公婆贤德持家,夫唱妇随子嗣绵延!”

        蒋氏说着送嫁的吉祥话,为人母者,任是谁到了今日这样的时刻也是会激动的难以自持的吧,毕竟十月怀胎,又悉心教导,过去的十五年里可以说是朝夕相伴,纵然成亲是喜事,但伤感总是难免的。

        “凝儿谨记母亲教诲!”

        上官凝的声音也难免哽咽,她重生的一世,心中最为牵挂的就是蒋氏,最为愧疚的也是蒋氏,如今她就要嫁到晟炀王府,虽说顔慕殇对自己疼惜如珠似宝,但毕竟不是日日在府内,娘亲又马上就要临盆,她实在是放心不下。

        蒋氏也从怀里拿出了之前准备好的喜封,不知道里面装了些什么,上官凝拿在手里沉甸甸的,想到娘亲对自己的好,上官凝再一次红了眼睛,不过好在有喜帕挡着。

        “新郎官进府啦!”

        “新郎官进府啦!”

        “新郎官进府啦!”

        外面小厮的声音高亢响亮,怎么听都带着股子喜庆。

        上官锦和蒋氏都站了起来,虽然在屋子里什么都瞧不到,而且按照大雍的规矩,新娘的父母亲是不能送出门的,这离门茶喝完,上官凝就该跟着顔慕殇启程回王府了。

        蒋氏依依不舍的看着一身喜服的女儿,不能亲眼看着女儿上花轿,多少有些遗憾,只希望那顔慕殇能够一直疼惜凝儿才是。

        只是,蒋氏的遗憾还没有来得及沉到心底,一身大红色喜袍的顔慕殇便出现在了正门口。

        今日的顔慕殇身着红色的极地长袍,回字领口上用金线绣着龙马纹,腰上围着一条巴掌宽的福寿百子绶带,下面垂着一条同样的垂髫,长长的垂髫直到衣袍下摆,上面也是用金线绣满了回字纹,胸前一朵艳红的大红绸花,如同八月的血菊缭乱人眼。

        白似璞玉的面容,卧蝉眼带着几分魅惑人心的妩媚,剑眉如勾,两颊竟然也生出了些些红晕,在屋中明晃晃的光线下显得愈发丰神俊朗邪肆风流。

        墨发高耸,整齐的梳到耳上,如绾云一般的发髻之上戴着一顶与上官凝的凤冠颜色相近的紫金羽冠。

        紧跟在顔慕殇身后的,是八名同样姿容出色的年轻护卫,个个身姿挺拔,身上穿着完全一致的红棕色的劲服,看着十分的惹眼。

        顔慕殇进到屋子里,一眼便瞧见了站在屋子中间穿着一身喜服的上官凝,一颗心顿时就化作绕指柔。

        “岳父岳母在上,请受小婿一拜!”

        顔慕殇径直站到了上官凝的身边,微微屈身,十分恭敬的给上官锦和蒋氏行了个大礼。

        这一举动,让屋子中的众人都惊讶的眼珠子险些掉下来。

        这是什么情况?

        眼前的新郎官可是他们所听说过的晟炀王吗?

        据说这个晟炀王竟然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逐殇楼的楼主,那个据说跺跺脚连江湖都会抖三抖的人物。

        但是,眼前这名男子,竟然对着新娘的父母行此大礼,先不说这是大大的不符合大雍的迎亲规矩,更是让自己颜面扫地的举动??!

        “王爷这是做什么,这样大礼我们万万承受不起??!”

        经过之前的那些事,上官锦也已经算是大彻大悟了,金鳞岂是池中物,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完全有能力颠覆天下的男子,却为了自己的女儿而甘愿放弃一切,这样的胸襟他上官锦不得不佩服。

        蒋氏也没想到顔慕殇竟然会不顾及规矩进到屋子里,更没想到他堂堂王爷之尊会给现在已经成为平民的他们行此大礼。

        在大雍,传言若是男子在大婚之日进了女方娘家的门,那日后便会处处受娘家的挟制,家中女强男弱,所以新婚之日男子对于娘家的大门都是敬而远之,恨不得直接站在巷口才好。

        “岳父岳母,今日之后,我将与凝儿皆为夫妇,我将实践当日的承诺,此生不纳妾,只与凝儿一人相守,我将视凝儿如珍宝,疼惜一生,永不相负!”

        顔慕殇的话音一落,屋子里静寂无声。

        这番告白,可谓是惊天动地,屋子里的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心脏处微微的被绷紧,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还能正常的跳动。

        为男子者,心中对顔慕殇嗤之以鼻不以为然,为女子者则对上官凝嫉妒成狂,为长辈者则无一不眼眶发红。

        “老身今日能听见晟炀王此番承诺,也算是不枉此行了,凝儿交给你,老身放心了!”

        一直不曾言语的蒋老夫人再难控制自己的激动心情,上官凝的外祖父便是一生只娶了她一人为妻,安安稳稳的过了一辈子。

        可是她的女儿当初执意嫁给上官锦,并且早早的就与其有了夫妻之实,尽管她千般不舍万般不愿却也只能点头应允,只是女儿过的日子有多不舒坦她清楚的很,可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除了心疼什么也帮不上。

        在得知自己的宝贝儿外孙女被皇上赐婚给了浪名在外的晟炀王时,她一股火气生了场大病,她原本和蒋氏想的一样,不求凝儿大富大贵但一定要嫁个真心相待的男子,一入侯门深似海,更何况是威名赫赫的晟炀王府呢!

        但是今日,她亲眼见到了顔慕殇,又亲耳听到了顔慕殇的承诺,她活了一辈子,自然能够分辨出这番话是真是假,她的凝儿能够嫁给这样的男人,就是死了她这把老骨头也能含笑九泉了!

        “外祖母放心,我一定不辜负外祖母的信任!”

        顔慕殇从头到尾都用的我,可以说是给足了上官凝家人的面子。

        上官凝被喜帕遮住的面容上,满满的都是幸福的笑意,得夫如此夫复何求呢?

        冲天的喜乐响起,司冕一身银灰色的长袍,静静的站在门口。

        看着上官凝在喜娘的搀扶下从屋子里走出来,虽然看不到上官凝的面容,但是司冕想象得到,凝儿的脸上此刻一定是挂着幸福的笑,一定是明艳动人却又温暖柔和的。

        顔慕殇与司冕的视线相撞,却没了之前的那种敌意,而是彼此微微一笑。

        司冕抬起脚,一步步的走到上官凝的身前,弯下身子,任凭喜娘将上官凝抱上自己的后背。

        顔慕殇对着司冕点了点头,转身出门。

        原本他就该是等在喜轿旁的,但是他知道凝儿对蒋氏的不舍,所以他不顾规矩进了正厅,让凝儿多些和蒋氏的相处时间,也是为了安蒋氏的心。

        感受到自己后背上的重量,还有在鼻尖萦绕着的既熟悉又陌生的香气,司冕的心顿时安静的好似夜半的海滩。

        他一步步的往前走,过往的一幕幕在眼前一一闪现而过,初见时凝儿的美丽和聪慧,再见时凝儿的完美和温柔,昏迷时那双不知道何时能够睁开的眼睛,还有月夜下轻轻的喊着自己司冕哥哥。

        如今,凝儿成了自己的妹妹,这算不算是上天对自己的补偿呢?

        他从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成为了今日大雍最有权势的宰相,有了亲人,还有了这样一个世间最最美好的妹妹,老天还是对他很优待的!

        司冕发自内心的轻轻扯嘴笑了!

        “大哥,谢谢你!”

        上官凝伏在司冕的背上,感受着司冕身上的体温,内心也是无比的安宁,这一世她所得到的真的太多太多,所以她心中的恨意早就被这些美好的人和经历所冲散掉了。

        如同此时背着自己的大哥,自己虽然是抱着心机接近他的,但是收获的却是大哥无比真诚的相助,从不问原因,也从不计较回报,默默的守护着自己,但是除了谢谢她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不过她也清楚,大哥并不介意。

        “傻丫头,跟大哥还要如此客气吗?”

        “嗯!以后我还是会经常来烦大哥的!”

        “你呀!淘气!”

        简短的几句对话,却冲散了萦绕在心头的那股淡淡的离愁。

        上了花轿,蒋氏和上官锦也被顔慕殇好言劝着一路将上官凝送到了府门口,能让自己的娘亲看着自己上花轿,想必凝儿心中一定是高兴的吧!

        喜乐声再次奏起,喇叭声、唢呐声此起彼伏,连天上飞翔着的鸟儿也忍不住低下头来想要瞧个仔细。

        青云城大半的百姓都涌上了街头,这样盛大的喜事很多老人活了半辈子也没见到过,小孩子们则是兴奋的东跑西跑的在迎亲的队伍里钻来钻去,随行的喜娘们手里拎着扎着红绸的篮子,大把大把的花生、桂圆和糖果如同下雨一样从天而降。

        大红的花轿旁,枣红色的高头大马上,俊朗的好似天神一般的新郎官,面对着嬉闹的人群竟然一直面带微笑,让一众少女们纷纷丢了芳心。

        送嫁的队伍足足绵延十余里,恐怕前头的礼官进了晟炀王府的大门,后头的礼官还没踏出上官府。

        前世上官凝所期待的十里红妆最后不过是一句戏言,这一世顔慕殇却将戏言变成了事实,三日前抬进上官府的彩礼足足占据了上官府半个府邸,就连过道上都摆满了价值连城的宝物。

        上官凝并不在意这些,但是顔慕殇的心意,她却明白!

        只是上官凝坐在喜轿里错过了一出好戏,那就是北疆国君单素羽原本想要近身和她打声招呼的,却不料被顔慕殇随身带着的八名侍卫团团围住,还没等张嘴就被几个人直接请回了上官府喝茶。

        那单素羽功夫虽高,但八大护卫皆是从小跟随在顔慕殇身边的,武功都非寻常,何况他还真的没有恶意,就是抢亲他也不会挑在这样的当口就是,他北疆有几十万的精锐之师,想要抢个媳妇儿还不是容易的很?

        喜轿虽然走的并不快,然而一直没有吃过东西的上官凝还是被颠的七晕八素,就在此时,她感觉到轿帘被人打了起来,紧跟着自己的手里便被塞进了一个小纸包。

        她好奇的打开,发现纸包里是两块还冒着热气的紫苏糕,紫苏糕吃在嘴里很快的就化作了甜糯的汁水,如同上官凝的心。

        “一拜天地……”。

        上官凝下了轿就被喜娘拉着开始拜天地,上官凝有些发晕,不是要先进喜房等着,等到宾客都到齐了后才开始拜堂的嘛!

        “为夫等不及了!”

        顔慕殇趁人不备,贴着上官凝的耳边低声说道,虽然隔着喜帕,温热的气息还是吹到上官凝的面颊上,上官凝的俏脸顿时就浮起了两朵火烧云。

        “送入洞房!”

        赵权的声音再次想起来,上官凝知道仪式已经完成了,在世人的眼中,她,上官凝已经真真正正的成为了晟炀王妃。

        前世,成亲时她尚且还有怯意和茫然,但是现在,她的心里只有满满的喜悦和期待。

        “凝儿!”

        喜帕被调开,面前是一张被放大的俊颜。

        上官凝并不想避开,这个男人,是她此生的夫君!

        如果她前世所遭受的一切困难只是为了今生遇见他,上官凝并不后悔!

        “殇!”

        “叫夫君!”

        “夫君!”

        浅浅一笑,倾国倾城!

        顔慕殇低头,馨香在鼻,温软的唇好似穿肠毒药,却让人欲罢不能。

        大红的嫁衣垂落肩头,雪白的玉骨荡漾光华。

        轻吻而上,百般亲昵,千般爱抚,似要穷尽一生一世,抵死缠绵。

        一夜春风,红烛羞颜。

        第二日一早。

        两个小丫头站在门外。

        “这都已经过了早膳时分了,王爷和王妃怎么还没起身???”

        说话的小丫头一身粉红色的夹袄,俏生生的一张苹果脸,看着就很喜庆。

        “嘘,你懂什么,**一刻值千金,昨夜听小文子说天都快亮了王爷这屋里还有动静呢!”

        这次说话的是个长相俊俏的蓝色夹袄的小丫头,梳着一个双坝头,唇红齿白,边说眼睛还滴溜溜的乱转。

        “不是吧?不是说王爷不近女色的嘛!”

        “呸呸呸,你听谁说的?王爷那么俊,王妃长的又跟个仙女儿似的,定是有人嫉妒还造这样的谣!”

        “可是……这早膳都热了好几次了!”

        “那怕什么,王妃不是都说了嘛,一切随着王爷和王妃,早上也不用过去请安!”

        突然,吱呀一声。

        两个小丫头吓了一跳,赶紧噤声。

        屋子里走出来的却不是王爷和王妃,而是王妃身边的大丫头紫玉姑娘。

        “你们两个小丫头,一大早的就在这嚼舌根……”。

        “紫玉姐姐恕罪,我们再也不敢了!”

        “行了行了,念在你们年纪小的份上,先给你们记着!”

        紫玉穿着一身桃红色的对襟小袄,下面一条湖蓝色的束腿裤,看着干净利落。

        “那王爷王妃……”。

        苹果脸的小姑娘好奇的往屋子里瞧。

        “进去把屋子收拾干净了,记住少说多做!”

        说完转身离开了。

        两个小丫头进了屋子,哪里有王爷和王妃的影子?

        床铺干干净净,大红的喜烛已经燃尽。

        青云城外的一处院落里,早晨的阳光透过窗子照进屋子。

        一个披散着长发的身影蜷缩在角落里,那身影穿着一件绿色的绸布棉裙,看着质地很好,只是却满是脏污。

        “是你……我不要嫁给你……不不,你这个下贱的奴隶……”。

        “上官凝……你不得好死,啊哈哈,不得……花语,你是花语?……离我远点,听到没……啊啊……”。

        “你不是我娘……你去死……哈哈哈哈,我杀了我娘……哈哈哈,不怪我,你该死,是你该死……”。

        绿色的身影满嘴胡言乱语,让人听不真切。

        “她害的你那么惨,你真就打算这样放过她吗?”

        俊朗的男子拥着一个美丽娇小的女子,两个人站在门外。

        “前世如同云烟,她落得这样的下场与死又有什么区别呢?何况……”。

        女子仰着头,美好的颈项如同上好的玉器,清润似水的眼眸波光潋滟,长长的睫毛好似两只翩然欲飞的蝴蝶。

        男子喉头一动,虽然一夜**,他还是受不住这样的诱惑。

        “我前世遭受的一切老天爷已经加倍补偿了我,给了我天下独一无二的夫君,放过她,就当是为我们来世的相遇积福吧!”

        两个身影踏着晨光而来,此时又相互依偎着逆着晨光离开。

        暖暖的光线中,男子骑在马上,将女子圈在怀里。

        嘚嘚嘚的啼声响起,飞扬着带着光晕的尘埃。

        “我们去哪?”

        “带你去找你说的世外桃源,给你撑一辈子的船!”

        “咯咯咯咯咯……”。

        马蹄声远去,女子开心的笑声也渐渐远去,静谧的小路上足印浅浅。

        一生只执一人之手,惟愿时光不老!

        此文完。

        ------题外话------

        完结了,酒儿不知道心情该如何形容!

        用了一年中大部分的时间在写文,写文的路程中也有苦有甜,初初的懵懂,以及收获的心酸和幸福,百转千回!

        文也许并不完美,却的确是酒儿用心在写的文,感谢一路上陪着酒儿走下来的你,还有你,以及你!

        这个结局是酒儿想的,也是很多人都羡慕的生活,酒儿一直觉得生命就是如此,老天爷为你关上一扇门必然会再给你打开一扇窗!焉知一时的失去不是为了他日的得到,所以,请你们都要幸福和快乐!

        秋水长天,惟愿酒儿真心爱着的你们幸福!

        再次谢谢!

        </br>

        </br>
  • “西班牙油画家中国印象回顾展”在马德里开幕 2019-04-15
  • “上党红色国际马拉松赛”将在长治县举办 2019-04-11
  • 请问,现在的俄罗斯,乌克兰,有阶级吗? 2019-03-10
  • 愿赌服输!炒股赚了没见你们给大家分点? 2019-02-22
  • “金特会”为何选址新加坡 2019-02-22
  • 长租公寓产品趋于多元化 2019-02-20
  • 创多项记录 2017中国私募基金峰会缔造行业顶级峰会 2019-02-20
  • 23年前的今天,武汉长江二桥建成通车 江城从此告别三镇交通一线牵 2018-11-21
  • 王哲林:经历太多男篮耻辱时刻 亚运全力拼不留遗憾 2018-11-21
  • 【我是援藏教师】这一次,带上女儿去支教 2018-11-20
  • 走近土掌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8-11-20
  • 您访问的页面找不回来了 2018-11-19
  • 济宁曲阜机场迁建预计在2022年左右完成 2018-11-19
  • 澳洲幸运5开奖查询 360彩票网老时时彩 北单的奖金怎么算 七星彩预测 重庆百变王牌起止时间 nba比分直播 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1o0期 体彩大乐透玩法 重庆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百度乐彩网 女排联赛比分直播 云南时时彩公式 福建快3开奖结果 浙江飞鱼今天开奖 棋牌21点 重庆百变王牌几点播出 北京快8开奖结果查询